当前位置:>> 主页 > > 新闻中心 > 展会新闻 >

应对排放升级零部件企业当务之急

时间:2017-11-02 09:18:54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浏览量:

进入寒冬,雾霾肆意中国大部分地区。2016年12月23日,环保部发布《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简称“轻型汽车国六标准”)。自2020年7月1日起,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本标准6a限值要求。自2023年7月1日起,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本标准6b限值要求。 

按照环保部规定,重型柴油车于2017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国五排放标准,轻型柴油车也将于2018年1月1日起实施国五标准。可见,排放升级已是汽车企业的当务之急,也为发动机、高压共轨、后处理系统等汽车零部件企业带来了机遇和挑战。 

面对国五和国六排放标准,汽车零部件企业如何应对?排放升级再加速,零部件企业面临怎样的挑战和机遇?为此,《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汽车发动机行业专家及相关零部件企业。 

 

■  国六标准加严技术升级跨度大

“轻型汽车国六标准是基于全球技术法规基础,引入了欧洲标准和美国标准的先进内容,考虑了我国的环境质量改善需求,形成了一个全新的自主技术标准。”环境保护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对媒体公开表示。 

2016年12月28日,北京亚新科天纬油泵油嘴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中心主任张建明对记者说,与国五标准相比,轻型汽车国六标准要采用更高的技术路线。刘炳江更是表示,仅从限值水平来看,国六a阶段限值略严于欧洲第六阶段排放标准限值水平,比美国Tier3排放标准限值要求宽松;国六b阶段限值基本相当于美国Tier3排放标准中规定的2020年车的平均限值。如果考虑到测试程序的不同等,可以说轻型汽车国六标准是目前世界上最严格的排放标准之一。 

那么此次出台的轻型汽车国六标准适合哪些车型呢?刘炳江称,此标准适用于最大总质量不超过3500kg的M1类、M2类和N1类汽车。因燃料类型不同,轻型汽车包括轻型汽油车、轻型燃汽车、轻型柴油车和轻型两用燃料汽车。 

一直以来,柴油型轻型汽车在排放升级中倍感压力。与国四、四五标准相比,轻型汽车国六标准在技术上又加大了提升幅度。据悉,轻型汽车国六标准主要改进催化转化器中的催化剂、改进燃油系统密封性等。而我国汽车的整体技术水平与国际先进水平仍有差距,高端产品仍为国外或合资公司垄断。业内人士纷纷表示,由于之前柴油车排放标准较低,因此柴油车升级难度高于汽油车。 

“轻型车国六标准给我国汽车带来极大考验,尤其柴油汽车。2016年12月27日,天津大学内燃机燃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姚春德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整车的单车成本会大幅度提升。”刘炳江估计,轻型汽油车单车升级成本约需1200元,轻型柴油车单车升级成本约需4000元。 

■  汽车燃油供油系统升级引挑战

相比国五标准,轻型汽车国六标准限值要求加严了40%~50%左右,而且根据燃料中立原则,对汽柴油车采用相同的限值要求。” 

“柴油车要想满足标准必须采用高压共轨系统,而汽油机也必须采用缸内直喷才能达到充分燃烧。”姚春德认为,实施国六标准后,汽车燃油供油系统需升级,以往的机械泵必须切换成高压共轨系统。机械泵一般喷射压力最高也才1600bar,而国六标准喷射压力必须达到2200bar以上。“除了能够轻松达到喷射压力要求,高压共轨系统的喷射次数和喷射精度也远远高于机械泵。这也是柴油汽车单车升级大幅度增加成本的重要因素之一。”姚春德如是说。 

张建明对记者说,燃烧压力提高,对我国零部件企业来说确实挑战不小。好在亚新科天纬等自主高压共轨企业都进行了技术储备及产品转型,估计相应产品会在2019年之后陆续实现量产。 

此外,燃油供油系统升级还给售后配件体系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对此,姚春德颇为担心。他说:“机械泵检修容易,但高压轨出现问题后,一般还看不出来。重型商用车在实施国四标准时,基本采用高压共轨,当时维修成为了发动机企业‘最为头疼’的事。轻型汽车急需培养一批高素质的维修人员。” 

■  充分利用政策实施前的准备期 

轻型汽车国六标准加严蒸发排放控制要求。国五排放标准要求,估测汽油车单车年均油气挥发8.8kg左右,而国六排放标准对汽油蒸发排放控制提出了严格要求,同时还要求车辆安装ORVR油气在线回收装置,增加对加油过程的油气控制。此外,国六排放标准还引入了严格的美国车载诊断系统(OBD)控制要求,全面提升对车辆排放状态的实时监控能力,能够及时发现车辆排放故障。姚春德解释,实施国六标准后,车辆都要加入OBD系统。OBD系统一旦发现燃油系统排放不达标,第一步会减少燃油的供应。如果不加以纠正的话,就停止燃油供应,从而导致汽车无法工作。 

“经历国四、国五排放升级后,我国汽车企业已经具备自主开发ECU的能力。目前看,硬件没什么问题,但我们缺乏‘APP’。”姚春德认为,目前我国汽车及零部件企业都还不具备OBD、颗粒捕集器等标定能力。他进一步解释,不是说我们没有产品,而是面对新生事物缺少经验。打个比方,我们有面、油及相关食材,但就是不会和面。 

我国汽车及零部件企业没有应对国六标准的经验,一开始整车企业只能向外资零部件企业购买。姚春德对记者说:“国六来了,我国汽车及零部件企业又得当一次‘学生’,学费必须要交,因为来不及培养自己的队伍和标定体系。” 

好在国家考虑到汽车技术升级的准备期、导入期以及我国严峻的空气质量形势等,最终确定国六标准自发布日期,与正式实施日期之间有4~8年的准备期。张建明对记者说,估计未来几年,颗粒捕集器标定、缸内直喷等技术会有较大的进步,尽管目前是以外资企业为主。他举例:“环保部发布国五排放标准时,整车汽车及零部件企业压力也很大,但现在看来,主流发动机企业都做好公告、排放、车型的准备。” 

2016年12月27日,江苏龙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营销副总裁秦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内还是以SCR为主,国六升级后肯定会给尿素企业带来新的增长点。”张建明也认为,为达到国六排放标准,车辆必须采用SCR、DOC、颗粒捕集器、缸内直喷、涡轮增压,这些技术也会因排放升级而快速进步。可见,排放标准的加速升级,在某种程度上也在倒逼我国汽车技术的进步。